潮生

如何拍到一只苏万后续

答应给 @枕山入泠 太太的后续

训诫内容参见太太的原文

给苏万小天使发的糖糖,ooc预警

      不待苏万反应过来,黑眼镜的球杆已经敲上了苏万背在身后的手,直接给他疼的一嗓子变了调,连带着哭声都弱了下去,连忙把手收回来放在嘴边吹气,瑟瑟索索想摸不敢摸地护在身前。

     

     “小崽子,我告诉你,是你意难平来找我,不是我强行要求,要是不想干就滚,别在这掉泪装样。”说完黑眼镜把手里的高尔夫球杆往地上一扔就就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也没管身后连哭都没有了力气的苏万。苏万泪眼婆娑地看向门口,看着黑眼镜头也不回的出了门,一瞬间万念俱灰。苏万果然还是被嫌弃了。其实苏万一直不明白,黑眼镜为什么要收自己为徒,黎簇比他有胆识,杨好比他更机灵,而自己胆小怕事,脑子笨,身手又不好,更何况有那么厉害的一个师兄在自己头上压着,刚开始跟着黑瞎子的时候苏万还是信心满满的,可这么多天下来,巨大的心里落差慢慢的化成自卑一点点的蚕食他,终于在黑眼镜关上门的一刹那,苏万所有的心理防线轰然倒塌,仿佛有什么东西狠狠的压住了他,让他无处可逃,终于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黑瞎子要是知道苏万是怎么想的,估计是要哭天喊地的叫屈了。再怎么说,苏万也是自己关门的小徒弟,就算是犯了大错打一顿就算了,怎么可能嫌弃他。虽说刚开始想要收苏万为徒确实是存了点私心,但是这半年下来,黑瞎子可是越来越喜欢自己这个有点软懦的小徒弟,苏万看上去傻乎乎的,一脸不谙世事的样,实际上聪明的很,虽说身手上笨了点,学的慢了点,可架不住人勤奋又有韧劲,小孩儿听话还懂得孝敬自己,整个人白白净净往那一站,看着就让人心口舒服,可比那大徒弟省心多了,就是心思敏感的很。黑瞎子一想到这就头疼,苏万是自己认定的接班人,以后自己手上的活计迟早要交到他手上,苏万现在这半吊子的身手可不行,苏万只要一得空黑瞎子就练着他的身手,有时候苏万累的连筷子都拿不起来,黑瞎子看在眼里不是不心疼,实在是没办法。有时候苏万挨了打,自己要是把人撂那不管了,保证第二天能看见泪巴巴的苏万小包子,黑瞎子铁石心肠了大半辈子,还是栽在了这小崽子身上,只能自作自受的去哄。

 

     这次虽说苏万闯了祸,差点把自己搭进去,可是毕竟孩子小,敲打敲打就行了,可一想着苏万差点没了命,黑瞎子心头就窜火,没控制住下了狠手,还说了些不该说的话,孩子面皮薄,心思又太重,黑瞎子一脸无奈的望天,这回可怎么哄啊。

 

    担心着家里的苏万,黑瞎子去楼下的药店买了点化瘀止痛的药就急慌慌往回赶,结果刚出药店门,就碰到了依旧是穿着粉衬衣的解花儿。黑瞎子这套房子还是解雨臣买的,解雨臣和黑瞎子在一起了之后,为了上班方便就在公司附近买了个房子。今天刚下班就看黑瞎子急匆匆的往回走,手里还拿着药,解雨臣以为黑瞎子的眼疾又犯了,几个跨步走到黑瞎子面前,紧张的问,“你是不是又哪不舒服了?难受的话赶紧上医院”,黑瞎子在看到解雨臣的那一刻心里就暗道坏事了,解雨臣最疼苏万,把苏万当自己亲儿子疼,平常自己对苏万动手,能拦着就拦着,实在拦不住就晚上把自己踹出屋,今天对苏万下那么狠的手,黑瞎子已经预感到了自己了悲催命运,“花儿,我没事,就是那啥,就,”黑瞎子都不敢正眼瞧解雨臣,解雨臣看他这样更着急了,还以为他出来什么大事,一把薅住黑瞎子的领子,“黑瞎子你到底怎么了!”,看着要吃了自己的解雨臣,知道他想歪了,黑瞎子硬着头皮慢慢的招,“我,我把苏万给打了”,说罢一脸准备就义的表情。果不其然,解雨臣一听这话更火了,“万万又怎么了你要打他?”,说完也不听黑瞎子解释,拽着人就往家里赶。

 

    谁都没想到,一进门看见的居然是苏万倒在地上,脸上泛着不正常的潮红,嘴唇却是苍白的厉害,细看还有咬上去的血痕。解雨臣哪看的了小孩这么了无生气的样子,急忙把人抱上床,怕把孩子弄醒,轻轻脱了苏万的裤子,入眼的是孩子身后斑驳的肿痕,重叠的伤痕下面都冒了血点,看着都揪心。解雨臣忍了一路的火气在看到苏万伤势的一刻终于爆发了,拽住黑瞎子的领子上来就给他一脚,“万万犯了什么错你要这么打他,从他拜师到现在哪时候忤逆过你?你刚收吴邪的时候他犯错你打他,吴邪知道跑,万万这么老实你就算打死他他知道逃吗?”,说完还不解恨,对着黑瞎子又是一脚,恨恨的瞪了他一眼,转身给苏万上药去了。

 
 

    黑瞎子早预料到会是这个结果,也没说什么,只是顺着花儿刚刚的话,想到了吴邪刚来的时候,那时候的吴邪就是个小皮猴子,上蹿下跳的,总是不安生,有一次真的惹怒了黑瞎子,他抄起架子上的鸡毛掸子就开始揍,掸子都折了黑瞎子还是不解气,拿了皮带继续抽,后来吴邪实在是受不住了,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死命跑了出去,吴邪也不敢回来,就那么躲着自己躲了一个多月。可再看苏万,挨打的时候从来都是乖乖受着,就算自己控制不好分寸下了重手,苏万也从无怨怼,哪怕自己打的再狠,只要第二天下的来床,都会给自己泡杯茶,把冰箱里的饭菜热好端到自己面前。还为了自己的眼睛去求不出山的老大夫,见人家不同意,心气那么高,那么要脸面的孩子扑通就给人家跪下了。想到这,再看到床上趴着的苏万,黑瞎子终于后知后觉的丝丝拉拉的心疼了起来,自己对这个孩子,是不是真的过于苛责了。

 

    好不容易上完了药,解雨臣看着黑瞎子的样子就知道他心疼了,语气也不禁软了下来,“瞎子,万万是个好孩子,他是真心对你好,万万心思重,你这么没皮没脸的打他,真让孩子伤心了,万万要是跑了不要你了,看你上哪喝后悔药去”,看黑瞎子眼中的悔意更浓,解雨臣知道他是真的明白了,“再说万万如今还小,身子骨又弱,真把他打坏了,心疼的还不是你”,黑瞎子看着趴在床上的苏万,心里仿佛是想通了什么,又像是放下了什么,对着解雨臣笑着说,“花儿,你放心吧,万万以后在我这,不会受委屈了”。

 

   看着黑瞎子想开了,解雨臣才想起正事儿来,“刚刚张日山来信说,西北有个斗,要不咱们走一趟”,黑瞎子想了想“也好,只是咱俩走了,苏万怎么办?要是把苏万送回家,他爸妈看见他这一身伤不得杀了我啊?”,解雨臣听的好笑,“你这会子知道害怕了,我打听过了,万万爸妈出差了,至少一个月才能回来,咱俩把万万送到他家,把黎簇叫过来,既能照顾他还能陪他玩玩,你这段时间把万万逼的太紧了”,看着黑瞎子要说些什么,解雨臣忙开了口,“我知道你担心什么,只是日子还多,有什么事从长计议,还来得及”,黑瞎子想解雨臣说的在理,看着自己的小徒弟,是啊,时间确实还长。

     
 

    苏万再醒来时已经在自己的家中,一低头发现自已身上已经被收拾干净换了身新的衣服,摸摸额头烧也退了,一挺身爬起来不小心扯到了身上的伤。疼痛刺激得记忆开始复苏,苏万身后的每一块肌肉都在一跳一跳地疼,告诉它的主人它之前到底经历了怎么样的捶楚。

    

      不想干就滚。

  

       黑眼镜的话适时地跳出来刺激着苏万的神经,苏万看了看四周忽然又趴下哭了,完了完了,这下子师父真的不要自己了,苏万你怎么这么废,自己不争气还被师父赶出来了,自己这伤肯定又被家里人看光了,这以后可怎么办啊!苏万越想越伤心,蒙着被子嚎啕大哭,黎簇刚进屋,看到的就是自己的好哥们这幅熊样子,“哎我说苏万,不就是被黑瞎子揍了一顿你至于吗?”,苏万哭的正伤心,一听见黎簇的声音吓了一跳,飞快地用袖子抹了一把脸,“鸭梨你怎么在我家?”,黎簇看苏万这幅样子不由得好笑,“黑瞎子和解叔叔把你抱过来的,叔叔阿姨这段时间出差了,托我过来照顾你几天”,黎簇仿佛是看穿了苏万心中所想,“没事,你身后那伤,没人看见,黑瞎子托我好好照顾你,他们过几天就回来,你就安心养着吧”。

      苏万一听这话愣住了,师父嘱托鸭梨照顾我,还是师娘把我送过来的,那这么说,师父还要我!苏万的心里狂喜,没控制住笑出了声。黎簇看着苏万这傻样子,跟中了五百万似的,看着就好笑,转念又想起来一件事,“苏万,瞎子跟我说,你要是醒了翻翻被子,他有东西给你。”

     苏万一听这话赶紧掏了掏被子,摸到了被子中夹着的一张纸,抽出来一看上面工整隽秀地印着两行墨迹“万万,我和瞎子有事出趟远门,你身上的伤已经处理过了,好好养伤。解师娘。”

 
      

     最后三个字潦草狂娟,这样的恶趣味一看就出自黑眼镜之手,将苏万直接劝住了。

 

     细皮嫩肉的小少爷回想了一下这才记起,他本身发着烧又挨了顿打就烧得更厉害了,烧得最迷糊的时候中间醒了一下,发现黑眼镜正倚着房门在抽烟,旁边花儿爷坐在床边的凳子上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手边是一盒还没关上的伤药。解雨臣刚把药上了,给小少爷在身后疼的紧的地方揉了揉,轻声对他说,“乖, 没事了,睡吧。”睡前最后一眼苏万看到黑眼镜终于对他笑了一下。

  

      一眨眼四五天就过去了,苏万身后的伤好了五六成,只要不剧烈活动几乎不怎么疼了,这几天和鸭梨作天作地,没事就瘫在沙发上打游戏,不禁感叹这才是正常人该有的日子。本以为还能好好玩几天,谁知晚上苏万接了个电话,一看号码是解雨臣打来的,苏万按了接听键,“万万,你的伤好点了没?”,“谢谢师娘,我好多了,你和师父还好吗?西北冷不冷,你们带够衣服了吗?有没有受伤啊?”,电话这头的解雨臣恨不得穿到电话那头把万万这件小棉袄按在怀里好好揉,“万万你放心吧,我和你师父都好,这也不冷,我们估计着今晚差不多就到家了”。

    解雨臣没有再说,一是担心苏万的伤还没好,二是怕黑瞎子这顿狠打让孩子心里有了芥蒂。苏万听出了解雨臣的意思,“师娘,那你们路上注意安全,今晚好好休息,明天中午我过去吧”,解雨臣这个时候就觉得他家万万是天底下最好的孩子,恨不得立刻就回来,“好,那就这样办吧,明天中午记得来吃饭”“嗯嗯,好的,师娘再见”。

 
     苏万等着那头挂了电话,这才长长的喘了口气,师父明天就回来了。苏万不禁摸摸自己身后,伤还没好利索,师父一回来肯定又要训练了,苏万这么苦着脸想着,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第二天中午,苏万如约到了黑瞎子家里,摸了摸兜里的钥匙,却没用,带着点希冀按了门铃,开门的是黑瞎子。“没拿钥匙啊”,“嗯,对不起师父,我把钥匙落在家里了”。黑瞎子没有错过自己一开门的时候苏万眼里的欣喜,并没有戳穿他,只是看着眼前的苏万对自己诚惶诚恐的样子,还是抑制不住的心疼,犹豫了一番,还是揽住了苏万的肩,跟他说开饭了。黑瞎子摸着手下人没几两肉的肩,自己走了才几天,怎么又瘦了一大圈,这孩子一天到晚都胡思乱想些什么。

    苏万好像感受到了黑瞎子的低气压,很明智的没有开口,转身去帮解雨臣拿碗筷了。饭桌上,解雨臣把所有苏万爱吃的都摆在了他面前,一个劲给苏万夹菜,搞的苏万怪不好意思的,苏万小天使良心过不去,夹了一筷子青椒炒肉给黑瞎子夹去了,却被解雨臣一筷子打掉。刚要说点什么,就看见解雨臣眼里的阴霾,识趣的没说什么。

  吃完饭解雨臣就去公司了,临走前还问要不要带苏万一起去,苏万摇了摇头。家里又剩他和师父两个人,苏万酝酿了半天,终于鼓起来勇气对黑瞎子说,“师父,我,我这几天偷懒了,没有训练,我现在就去”,说着又偷瞄了黑瞎子一眼,见他没什么表情,心下凉了三分,不自知的带着哭腔开了口,“师父我知道错了,我不该偷懒的,你打我吧”。

 

   黑瞎子本来就没打算让苏万带伤训练,本来是想板着脸逗逗小徒弟,哪成想苏万再开口竟是带了几缕哭腔,心想这下子是真把孩子吓着了,再怎么心疼,可黑瞎子活了大半辈子也不知道怎么哄人,眼看着小徒弟眼睛红红的马上就要哭出来的样子,连忙开了口,“这两天不训练,你把这本书学会就行”,说着递给苏万一本书,苏万抱着无比激动的心情以为师父终于要把独门秘籍武林绝学传授给自己了,连忙双手接过来,结果一看书名。

 

   苏万:“_(:з」∠)_”
  黑瞎子:“(◍•ᴗ•◍)”
 

 

  封面上赫然写着《如何做好一碗青椒炒饭》。看着苏万一脸被雷劈的表情,黑瞎子戳了戳小徒弟,“看会了就去厨房试试”。苏万终于接受了师父要自己学做饭这个事实,内心好想哭怎么破。但一想,总比训练强吧,就去乖乖看书了。

 

  也不知是不是苏万天生有天赋,第一次下厨房的大少爷失败了几次之后,居然真的像模像样的做出了一碗青椒炒饭,盛出来端给了黑瞎子,黑瞎子拿起勺子吃了一口,细细嚼了好几下才咽了下去,“真好吃。”

  少年露出了这几天第一个最开心的笑,黑瞎子看见了却只顾着心酸,自己这个小徒弟啊,心心念念的总是自己。苏万催着师父赶紧吃,一会儿凉了,黑瞎子却没听,挖了一勺炒饭,转头喂给了苏万,看着苏万愣在一边,“愣着干什么,吃啊”,苏万看着黑瞎子,也不知道想什么,呆呆的张嘴吃了,等黑瞎子喂完了一整碗,才慢悠悠开了口,“万万,从今天开始,师父这一辈子的炒饭,可就得你做了”。

  黑瞎子等了半天没有回音,一低头竟看见自己宝贝徒弟正坐在那愣愣的哭,黑瞎子心想这还了得,赶紧把人捞起来窝在自己怀里哄,“苏万,你是我最好的小徒弟,吴邪也比不过,无论你干了什么,黑瞎子都不会不要你,你永远不用担心这一点,不哭了”。

 

苏万花了好久才消化了黑瞎子说的话,带着少年人独有的小开心和不确切开了口,“师父还,还要我?那我以后都可以来吗?”

 

  黑瞎子依旧是漫不经心的样子,语气里却带着几分不可否定的坚决,“小崽子,从今天开始,来满一辈子,别想着偷懒,退学费也不好使”,黑瞎子好像又想起了什么,眼神中带着些玩味和威胁,嘴角上扬了三分。

 

“少来一天,揍你屁.股。”

  

END.

 

注:全文改编且续写自枕山入泠太太的《如何拍到一只苏万》,并私改部分设定,万望周知。

听说你不吃路边摊后续(赵云澜×韩沉)

答应给 @匪斋 小天使的后续

训诫预警,ooc预警,不喜勿入

被屏蔽到头秃,各位请走评论链接